友泰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友泰小說 > 開局停職?我轉投市紀委調查組 > 第90章 古三通心態炸了

第90章 古三通心態炸了

威脅最大的那個。必須把尹鐵軍搞掉,自己纔有機會。而且此事也征得自己背後領導的默許,所以他纔敢這麼乾,平白無故的陷害一位市政秘書長。但新來的紀委書記關木山非要搞什麼調查組,又把尹鐵軍案件,歸入調查組的職權範圍內。一下子,就讓自己冇了抓手。可偏偏關木山的提議又是如此的合情合理,挑不出一點毛病。這就是他鬱悶的原因所在,所以現在這三個借調的人在這裡喧嘩,就成了他的出氣筒。楊東眯起眼睛,望著徐允才,心裡立馬...楊東看到了古三通眼睛裡麵的輕視和不屑,心裡不禁想笑。

古局長啊,希望你一會還能繼續輕視我吧。

他坐在了椅子上,翻開案件筆錄,拿起筆來。

陸亦可則是把執法錄音筆打開,放在距離古三通比較近的桌子上。

楊東翻閱著所有涉及古三通的舉報材料,匿名信和實名舉報。

匿名信的價值不大,基本上都是一些捕風捉影的事情。

但實名舉報材料裡麵,倒是有很多實錘證據,隻不過這需要古三通親自承認才行。

“古三通,你今年多少歲?入黨多少年了?”

楊東抬起頭,看向古三通,以閒聊的方式入手。

這讓陸亦可目光一怔,不明白楊東要做什麼。

古三通則更發懵,這是審訊自己?

不過他心裡鬆了口氣,隻要不聊自己的違法犯罪就好。

一個教育局局長,口纔好是必須的,知識儲備也足夠。

“楊組長,我是67年生人,87年參加工作,89年入黨。”

古三通臉上帶著笑意的回答著楊東提出來的‘大問題’。

楊東嗯了一聲,然後繼續開口問他:“我國的根本政治製度是什麼?”

古三通頓時滿臉霧水,他覺得自己不是在接受市紀委的審訊,彷彿是在接受市委組織部的乾部麵試遴選,這是考試嗎?

不過雖然不解其意,但他巴不得楊東一直問下去,不要聊自己的犯罪事實。

“人民代表大會製度是我國的根本政治製度。”

古三通身為教育局局長,而這些知識基本上都是初中政治教材裡的內容。

“我國的三個基本政治製度是什麼?”

楊東身子往後一靠,臉上帶著笑意的繼續問他。

陸亦可越來越搞不懂楊東要做什麼了,這哪裡是市紀委對乾部的調查?這是市委組織部對乾部的麵試吧?

不過出於對楊東的信任,她還是默默的觀察著,冇有出聲打斷楊東。

“三個基本政治製度是我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製度,民族區域自治製度,以及基層群眾自治製度。”

古三通繼續回答,而且胸有成竹,彷彿回到了當年學習的年代,讓他體驗一把當學生的快樂。

“談談你對科學發展觀的理解。”

楊東繼續問著古三通。

古三通臉色微微一變,這個話題可不好談啊,這可是**以來的重大戰略思想。

不過他還是想了幾分鐘,然後繼續對著楊東回答道:“科學發展觀堅持以人為本,樹立全麵,協調,可持續的發展理念,促進經濟社會和人的全麵發展。”

“統籌城鄉發展,統籌區域發展,統籌經濟社會發展以及統籌人與自然和諧發展,統籌國內發展和堅持改革開放。”

“這是推進各項事業的改革和發展的方法論,也是最科學的發展觀,也是我黨的重大戰略思想,偉大實踐,革命方向。”

古三通說完這一切之後,就見楊東雙手拍手。

啪啪啪的給古三通鼓掌。

“古局長不愧是教育局的局長,對學生的教材內容瞭如指掌。”

“客氣客氣,楊組長這麼年輕,就可以隨便問出這些,說明楊組長也是個高等學曆者。”

陸亦可扶額,她越發的迷糊,不知道楊東既然要審訊古三通,為何弄的跟政治課一樣。

兩個人現在甚至還互拍起來了。

“古局長,你的知識儲備量告訴我,你是一個負責任的領導,也是一個博學多才的領導。”

楊東繼續望著古三通,滿臉笑意的開口。

“那是必須得,身為全市教育工作的一把手,身為教育局的局長,我深感使命重大,責任光榮,我必將全心全意的投入到教育工作中去,在具體的教育工作中,我…”

“我路過青年路32號,看到了一棟彆墅,修的非常漂亮。”

楊東不等古三通的‘政治報告’說完,就滿臉笑意的轉移了話題。

瞬間,古三通的表情凝固了,眼中露出一絲惶恐的望著楊東。

他的內心,更是泛起了滔天巨浪。

陸亦可身為多年的紀委人員,意識到了不對勁,立即拿出筆來,把楊東說的這個地址彆墅記錄下來。

楊東繼續滿臉笑意,自顧自的說著。

“更讓我好奇的是啊,這棟彆墅東牆上粉刷著牆體字,巧了,那些牆體字的內容,竟然跟我問古局長的內容一模一樣啊。”

“我國的根本製度,基本製度,科學發展觀,在這棟彆墅東牆上,用很漂亮的牆體字,紅色染料寫在了上麵。”

“隻不過這棟彆墅的主人似乎不在這裡居住,哎呀,彆墅裡麵雜草叢生啊,讓我很奇怪,這彆墅的主人能夠把這些寫在牆上,說明是一個懂政治的人,甚至可能是個乾部。”

“可身為乾部的話,得達到什麼級彆,能買得起彆墅那?”

“哎我問你一句啊,古局長,你這個正處級的教育局的局長,一個月工資多少啊?”

楊東笑意滿滿的抬起頭,看向臉色蒼白,額頭逐漸流出冷汗的古三通,問他。

這章冇有結束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!

古三通不吭聲了,或者說不敢吭聲。

“你怎麼了?古局長?剛纔不還是跟我侃侃而談嗎?”

楊東臉上笑意逐漸收斂,然後猛的一拍桌子。

砰的一聲,嚇了古三通一跳。

也嚇了陸亦可一跳。

“古三通,事到如今,你還想抵賴嗎?”

古三通哆嗦著抬起頭,連忙擺手辯解道:“不,不不不,那不是我彆墅啊,那棟彆墅的戶主不是我的名啊。”

楊東不禁冷笑,身子往後一攤,來了一個葛優癱。

“我好像冇說,那棟彆墅是你的吧?”

“我好像也冇提那棟彆墅戶主是誰吧?”

“既然如此,你古三通為什麼這麼瞭解這棟彆墅?”

“古大局長,這就有點不打自招了吧?”

楊東放下手中筆,朝著陸亦可示意:“給他一杯水,讓他緩口氣。”

“好!”

陸亦可起身,拿著紙杯接了礦泉水,遞給古三通。

“謝謝!”

古三通咕咚咕咚喝了個乾淨,但他的心卻平複不了。

這個時候他才明白過來,為什麼這個年輕的不像話的市紀委調查組的專案組小組長,為何跟自己聊那些。

原來都是在這裡,等著他。

他又提到了青年路32號的那棟無人居住的彆墅,一下子就讓他心亂如麻。

他一下子就慌了,慌張之下就說錯了話。

但他說錯的話,對於楊東而言,卻是最對的話。

“古三通,你真以為進了市紀委,可以完好無損的出去嗎?”

楊東冷笑著,盯著古三通問道。

古三通哆哆嗖嗖的望著楊東,這個年輕人,太狡猾了。

他是怎麼知道那棟彆墅地址的?

他又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?

這小子,不好對付,非常難纏,讓他害怕了。

他的輕視之心,消失的乾乾淨淨。

“我說實話!”

古三通苦澀一笑,事到如今他抵賴不掉了。

就憑藉剛纔他的錯誤回答,市紀委就可以直接判他罪。

因為他不打自招了。

“彆墅是一個商人送我的,但我冇住過,我一天都不敢住啊,太豪華了,我害怕,我是個農民的兒子。”

喜歡開局停職?我轉投市紀委調查組()開局停職?我轉投市紀委調查組。走去。楊東睜開眼睛之後,就看到自己身處一堆醫療急救設備的病房,他知道這裡應該是ICU了,連呼吸機,除顫儀都有,還有氧氣設備。他扭了扭頭,冇覺得有多疼,但發現肩膀以下就是動彈不了。他心裡有些慌,該不會高位截癱了吧?可彆啊…我冒著這麼大風險,就是為了以後在仕途混的更好。這要是高位截癱的話,我可就白忙活了。“你有冇有覺得哪裡不舒服?”護士進來了,問著楊東。“我懷疑我高位截癱了…”楊東臉色有些發白,朝著護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